首页 海口资讯 正文

是我想太多你总这样说(分手后让对方心痛的话)

扫码手机浏览

01这段时间一直在整理自己的旧物,大大小小的物品已经被自己丢弃了差不多。最后一个需要整理的旧物是床底的杂物箱,从床底将搁置了许多年的杂物箱翻出来后,箱子已经布满一层又一层的灰尘。将里面的物品一件一件的拿了出来,大部分都已经破损或褪去了颜色。我已经记不清这些物品是从何而来的了,人的记忆力大致如此,会随着时间被抹上一层又一层的灰尘。我小心翼翼的拿捏着每一件物品,...

01

这段时间一直在整理自己的旧物,大大小小的物品已经被自己丢弃了差不多。最后一个需要整理的旧物是床底的杂物箱,从床底将搁置了许多年的杂物箱翻出来后,箱子已经布满一层又一层的灰尘。将里面的物品一件一件的拿了出来,大部分都已经破损或褪去了颜色。我已经记不清这些物品是从何而来的了,人的记忆力大致如此,会随着时间被抹上一层又一层的灰尘。

我小心翼翼的拿捏着每一件物品,虽说我忘了大部分旧物的来源,但那褪了色的盒子我是记得的,只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再去记起罢了。

盒子里面装着的是旧式的MP3和充电线。拿起MP3懒散的躺到沙发上,反反复复看着,像是看一件新奇的物品一样。按着NO键,没有反应。大概是因为时间久的原因没有了电量,生怕已经损坏。

沙发旁边的电脑因为写稿的原因没有关闭,便随手拿起将MP3的另一端接线口插入电脑将其充电。再次按NO键的时候已是一个小时以后,好在它并没有随着时间而破损,戴上耳机再次躺回到沙发上细听着。

MP3里面的歌曲并不多,只有十几首歌,而且都是光良的歌,从《童话》听到《都是你》,再从《都是你》听回《童话》,每一首歌的旋律依旧低吟。

都说初听光良你会爱上他的声音,再听光良你会因为他的声音而落泪,因为他是回忆里的青春。耳机里是他的声音,我自以为是且深情地听着,所能够想起的是过往。

我一直认为,不论时光过去多久,记忆都会是永远动人的。

02

08年初三,我是班上唯一一名转学生。

我天生敏感不安,所以在转入新班级的第一天我就开始不适应,一个人坐在座位上东张西望,小心翼翼。

其实,我很想找个人说说话,可是当周围的同学都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没有话题切入他们,加上内心怯懦,这样的想法总是在半路上退缩。随后便是一阵失落。

展开全文

班主任大概是看出了端倪,在入学后的第三天我就被叫到办公室谈话。跟我一起进办公室的还有另一名同学,我们一前一后。他手抱着一摞作业本,我猜想应该是班委。

“周小禾同学,你在新班级是否还习惯?”

“还好,只是……”

“只是什么?”

“我找不到说话的人,有点不合群。”

“这样啊,没关系,时间久了就好。”

“嗯……”我低着头不再说话。

就在这时,我听到有人说:“老师,我来跟周小禾做同桌吧,我是班长,我来带她与大家相处。”

他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和班主任一同将目光移到了他的脸上。

班主任突然坐直腰板说:“哦对了慕辰,你今天刚来学校,这是我们班转学来的新同学周小禾,她来班上三天了,你刚好请假,今天认识一下。”

“嗯,我知道了,老师,我来带她吧。”

“行吧,你是班长应该带着新同学。慕辰,那你等会儿回教室就搬去跟周小禾一桌,刚好她有什么问题,你也好帮帮”。

“好。”慕辰的回答干净,利落。

而我则在一旁早已涨红着脸,我也明白为何来到教室的这三天都没有老师喊起立坐下。

03

回到教室后,慕辰没有立刻搬到我的旁边。而是当天上完晚自习结束后才搬了过来,加上原本我是一个人坐,所以他搬过来的时候是比较方便的,直接将自己的书本拿过来就可以。

那时候因为我早已下自习回家,是第二天早上来到教室的时候,看到慕辰坐在那里整理课本的时候才知道。

慕辰见我来,第一句话就是“你来啦,周小禾,以后我们互帮互助。”我突然被这样的问候弄点恍惚,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点点头就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就这样,我和慕辰成为了同桌。

他会在课间主动跟我聊着班级里面的趣事,告诉我哪门课的老师喜欢怎么做,不喜欢怎么做。他会他每周他都需要请假,但是时间不定。当然,我没有问原因,他也没多说什么。他会在我遇到不懂的问题,耐心的帮我解答。

慕辰很喜欢在下课后戴上耳机,打开小巧的MP3。这时候,他会将另一个耳机塞给我。起初,我以为慕辰会跟大多数男生一样迷恋周杰伦,却发现他听的都是光良的歌。

我问慕辰:“你很喜欢听歌?”他说:“也不全是,只是有时候戴上耳机打开音乐会觉得很轻松,与世隔绝一样。”

“你喜欢光良?”

“差不多吧,声音有磁性。”

慕辰第一次跟我说,周小禾晚自习后我们一起走吧,晚上你一个人不安全,是在我们做同桌的一个月后。

那时候,慕辰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正在课间边写着作业,边听着光良的《第一次》。里面唱到:当你看着我,我没有开口,已被你猜透,还是没把握,还是没有符合你的要求,是我自己想得太多。”

我像慕辰第一次说要跟我做同桌一样,涨红着脸看着他说,好啊。那是我第一次仔细打量着这个很瘦,看上去像生了病的男生。

04

我记得第一次跟慕辰自习一起回家的时候,路灯是橙色的,我们骑着单车并排行,在路灯的渲染下变成了曼妙的图画。

从那以后,我开始期待晚自习过后的时间。慕辰每周请假不在的时候,我会认为回家的路很长,和慕辰一起回去后,这段路像是突然被截肢了一样变得很短很短,一不小心就到了分岔路口。

张小娴说:“带给你快乐的那个人,对你来说一定是特别。”

我不否认,慕辰对于我来说是特别的,只是那时候我们内心的情愫让我们懵懵懂懂,不能想太多。

于是,我将这份情愫小心翼翼地拿捏着,保存着,将内心里的小确幸写在日记里,放在枕头下,枕着入眠。

光良唱到“我的日记,写满的都是你的名。”

一转眼,初三过了半学期。

初三下学期刚开始的时候,慕辰请了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次假,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班上同学说,慕辰又病了,也有人说慕辰应该不参加中考了吧。

答案各种,唯独我说个所以然。

慕辰再来的时候,他像从未请过假一样说着:“周小禾,你来啦。”

我欣喜的点点头,忙着问:“你去哪了?请这么久的假?”

“哦,我在家补作业呢。”

我信以为真。

慕辰回来后,我们照旧,课间一起听歌,晚自习一起回去。他也不会每周都请假,关于这个我问过慕辰,他只说了一句,好好陪陪同桌啊,毕竟马上高中。我在心里暗喜。

初三最后一次联考结束的时候,慕辰笑着说:“周小禾,等马上中考结束后,我就将这个MP3送给你吧,想起我的时候就听。”

我说:“那你呢?”我没有去想他的后一句话语。

他说:“我不用啦”

我带着疑问说:“嗯?”

慕辰见我疑问,笑着说:“不,我的意思是,我可以重买一个呀。”

如果你问我,那时候,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我会说,是他笑你也笑;是他说的每一句话你都会想着与自己有关系;是就连自己的作业本跟他的放在一起都会欣喜。

05

后来,中考过后慕辰真的将MP3送给了我,用盒子包装得完好。

那天,我们一起回到了教室,坐在座位上,再次戴上耳机听起歌,这次听的是《童话》,是慕辰要求要听这首歌。当我们,走在那条晚自习后一起回家的路时,我问慕辰:“为什么会要求老师跟我做同桌?”

慕辰说:“因为那时候的周小禾不合群。”

是啊,那时候的周小禾一点都不合群,后来的周小禾因为有了慕辰也不愿合群,只想跟他合群。

我问慕辰:“到了高中有什么打算?”

慕辰说:“努力过好每天的24小时。”

我说:“慕辰,成绩出来的时候我们填同一所高中吧,再同班,再同桌。”

慕辰小声说:“好。”

在走到分岔路口准备挥手告别的时候,慕辰笑着说:“周小禾,上了高中你要合群,不要胆怯敏感。”

我诚恳地,努力地点着头说:“好,慕辰,高中见。”

那一次,我们挥手告别很用力。

那晚,我反反复复听着慕辰MP3里面的歌曲,听着光良细碎的声音。期待着高中后的生活,想着日后又可以跟慕辰同桌,上课,下课。内心无限欣喜。

我却从未想过,那是我最后一次跟慕辰告别。

年少不知事的我们,很容易把所说过的话烙在心底,如果谁不遵守约定,我会笃定你在骗我。我会像个不懂事孩童一样,生着闷气。我会以为两个人之间,可以像歌里唱的那样“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06

高中后,是在同学那里知道慕辰走了,去了很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

这次,我的同桌是一名女同学,日子照旧。这次,我没有不合群,而是很努力的跟每一个人相处。

慕辰送我的MP3我没有再拿出来听,一直装在盒子里,就这样被搁浅成为了旧物。一晃就是许多年。

这几年,我依旧会想起慕辰,想他的时候,就循环光良的歌。

书里说,不是时间没有等我,而是你忘了带我走。我左手过目不忘的的萤火,右手里是十年一个漫长的打坐。

虽和慕辰从相处到分开没有十年,但他在我心里早已胜过十年。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在心里一直有一个属于他的地方,在我们最无畏的岁月里闪着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