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海口资讯 正文

古丝绸之路(古丝绸之路的起点)

扫码手机浏览

千百年来,丝绸之路几度兴衰,只因明朝大航海家郑和七次下西洋,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使得陆上的丝路逐渐失去昔日的光彩,新栽杨柳三千里,春风染绿戈壁滩,丝绸之路藏着古老的神奇,又满载着新世纪的梦幻!古丝绸之路1600年前,在青海都兰的一个山冈上,有一支队伍在神职人员的引导下,寻找着一处灵魂的居所,山鹰俯瞰着的是一个名为吐谷浑的领地,在这块领地上,曾有一条旺盛的商路...

千百年来,丝绸之路几度兴衰,

只因明朝大航海家郑和七次下西洋,

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

使得陆上的丝路逐渐失去昔日的光彩,

新栽杨柳三千里,

春风染绿戈壁滩,

丝绸之路藏着古老的神奇,

又满载着新世纪的梦幻!

古丝绸之路

1600年前,在青海都兰的一个山冈上,有一支队伍在神职人员的引导下,寻找着一处灵魂的居所,山鹰俯瞰着的是一个名为吐谷浑的领地,在这块领地上,曾有一条旺盛的商路,它与丝绸之路连接在一起,被称作“青海之路”通畅了几百年。

一段尘封的秘密

这条路从西宁开始经青海湖、德令哈到茫崖,最后进入新疆境内到达鄯善、且末、和田,然后与丝绸之路西段重合,相关的历史记录,现在留存的文献很少提到,风云变迁,群山将封存的秘密保守了1600多年。

生活在青海境内的许多人并不是青海土生土长的人,如今居住着汉族、藏族、蒙古族、土族、萨拉族和回族等许多民族他们有的是上辈时期的移民,有的是从外地来青海做生意的,在1600年前,来到这里的外地人是现在青海境内藏族安多人的祖先——吐谷浑人。

展开全文

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原战火不断,汉朝开辟的河西走廊被阻断,于是原来位于青海境内的古羌中道就开始繁荣起来。这条路从西宁开始经青海湖、德令哈到茫崖,最后进入新疆境内到达鄯善、且末、和田,然后与丝绸之路西段重合。

一条高原之路

从西宁向西到茫崖的公路有1400公里,每天都有一班长途汽车,行程24小时,这条路实际上就是古丝绸之路的青海路。现在使用的客车一般在270马力以上,一次载客37人,卧铺,中途停七次,耗油360升,一辆车一般要由两个司机轮流驾驶。

由于青海路平均海拔在3000米以上,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商路,因此,也被人们称作高原之路。行驶在高原的道路上,能够明确感受到季节的变化,即便在夏季翻越山岭时也经常会遭遇冰雹的袭击。

对于青海高原,唐代诗人皇甫曾曾经写下了“暮天沙漠漠,空碛马萧萧”的诗句,可以想象,在没有现在道路的条件下,当年的商队穿越青海路时需要多么强悍的体力和多么顽强的意志。

吐谷浑王国的故事

都兰,曾是吐谷浑王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从清代开始,都兰一带的古墓就被大量盗掘,许多完整而珍贵的古丝绸制品和其他器物,通过各种途径流失到中国境外。然而原本封存的历史却没有失去彼此的联系,一个古老而强大的王朝-吐谷浑逐渐展示在世人眼前。

吐谷浑的历史

吐谷浑人在多民族的共同影响下,形成了现在青海境内的藏族,如今这里不单有藏族和蒙古族,青海还居住着汉族、土族、萨拉族、回族等许多民族。

在都兰,藏族与蒙古族分住在不同的牧场,他们一直和睦相处、相互往来,很多习惯甚至是语言都已经悄悄地开始融合。如果不穿上民族服装,他们不开口说话,在外人眼里几乎分辨不出他们的区别。

青海湖海拔3000多米,是我国境内海拔最高的湖泊,面积达4500平方公里,每年的夏天,这里大片的油菜花一片金黄。牧民们驱赶着成群的牛羊来到这里安营扎寨,开始了他们夏季的牧场生活。

青海天峻县天棚乡西南,有一处唐代吐蕃时期的岩画,在山体塌落下的三块大石头上刻有50多个动物画像,其中的一块石头上刻有这样的场景:一群骆驼在疾步前行,它们的方向一致,那就是东方。

唐代诗人柳中庸曾用“青海城头空有月,黄沙碛里本无春”来描述这里的黯淡景色,尽管在那时,青海道上经常驶过绵延的商队,但是人们对那里的记忆是异常艰苦的。在今天的青海公路上,呼啸而过车辆缩短了青海路的距离。

太阳神的图案

1999年,北京大学文博学院与青海省文物考古所组成的联合考古活动中,发现了许多丝绸残片,有一件从都兰出土的丝绸残片,上面的太阳神的图案是国内首次发现的,通过这些随葬品,能感受到大墓主人的身份是非常显赫的:一块石碑上刻有一个古藏文,翻译成汉字是“论”字,而“论”在吐蕃时期的官阶相当于宰相。

太阳神原本来自希腊神话,驾驶战车是他的典型形象,西方的太阳神怎么会出现在中国的古墓中呢?仔细观察,织锦上织有“吉”、“昌”的汉字字样。太阳神的双脚呈弥勒形,身后的人物头戴中国式幞头,表明这个来自西方的图案已经开始中国化了。

这块带有太阳神图案的丝绸,是一面旗帜的残片,那么这面军旗曾属于哪一支部队呢?这需要从吐谷浑的起源说起。

公主的和亲之路

公元307年-312年,鲜卑族慕容氏部落的一支,在部落首领吐谷浑率领下,从辽东西部迁到今内蒙古西部,继而又迁牧于今甘肃西南、青海东南部,逐步征服了当地的羌人和氐人的部落,势力不断壮大。

公元329年,吐谷浑的孙子叶延将祖父的名字命名为国家和民族的名称,建立起吐谷浑政权。其势力范围东到现在的甘肃南部、四川西北,南至青海南部,西到新疆若羌、且末,北至祁连山。

和亲是中国古代国家、部族之间的一种政治手段。吐谷浑虽是西北强国,但实力毕竟不如中原大国,所以也常以和亲的方法求得大国的保护。

隋文帝年间,吐谷浑使者沿着青海路,向东南走到隋朝的首都长安,为国王的儿子求婚,隋文帝答应了这门亲事。公元596年,隋朝以国家的名义派军队护送光化公主,下嫁吐谷浑王国。

这个16岁的女子所即将经历的不仅仅是一场婚姻,她弱小的身躯肩负的是巨大的责任。路很长,故乡越来越远,当她途经茫茫青海湖时,其心情是否平静呢?自从和亲以后,吐谷浑每年都要派人到长安朝贡,甚至还把太子送到隋朝当人质,以求得到隋王朝的保护。

唐王朝建立后,吐谷浑又迎来了13岁的弘化公主,弘化公主嫁到吐谷浑后,吐谷浑王在自己的境内又先后接待了文成公主和金城公主,并为她们兴建了行宫。这两位公主都将途径吐谷浑去更为遥远的吐蕃。

一支庞大的使团

《北史》和《周书》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公元551年,吐谷浑的第18代国君向北齐国派遣了一支使团。西魏国的军队探听到这支队伍回归的路线和时间,在凉州以西的赤泉袭击了他们,俘获了吐谷浑使团的将军以及经商的胡人240人,骆驼、骡子600头,杂彩丝绢数以万计。

从吐谷浑到北齐的首都邯郸有三条路可走:最近的路线是河西路,西宁、临洮、西安、洛阳、郑州至邯郸。第二条路是青海路,西宁、益州、荆州、建康北上到邯郸;第三条是草原路,从西宁经偏都山口到张掖,沿黑水河北上到居延,穿过拉锯区奔阴山再南下到邯郸。

被袭击的地点赤泉位于张掖东南,武威以西,当年的吐谷浑使团走了一条在现在人们看来不可思议的路线。他们之所以舍近求远,绕了那么远的地方是为了求得安全,当中道和南道由于战争被堵死,他们只好绕道而行。

两年后,当这支队伍按原路小心翼翼地返回时却遭到了劫难,在那时,敢于冒险的商旅和使者每每在出发的时候都一定会留下遗嘱,因为茫茫道路,险不可测,那时候,都兰是吐谷浑的政治文化中心。

这时的青海路随着吐谷浑王国对于阗的控制和占领,整个青海路横穿青海境内,从西宁一直到达且末、鄯善、于阗,与传统的丝绸之路汇合,就这样,吐谷浑以青海为桥梁,在西域与中原之间构架了一条通路。

丝绸之路上的丝绸

说起丝绸之路,人们自然联想到河西走廊,在青海文物考古研究所保存的丝绸数量有千余件,有112种为中原汉地制造,18种为中亚、西亚制造。大量的丝绸在这里出现,说明在青海境内确实存在着一条丝绸之路,而都兰正是这条路上的一个重镇。

中西文化的纽带

从青海出土的丝绸有的轻薄绵软、有的厚实挺括、有的色彩暗淡、有的鲜艳明亮。为什么同一处出土的丝绸中会有如此差异呢?

中国与西方的纺织品历来就有所差别,在丝绸的发明地中国,由于蚕丝强韧光滑不易扯断,可以拉得很长很长,甚至可以长到一公里,所以中国的纺织技术是建立在以经线为基础,不需要用力捻的S形织法上的,也就是通常说所的经线起花的平纹织法。

而西方的纺织品,由于普遍使用的是纤维较短、易断的麻和羊毛。所以他们的纺织技术是以纬线为基础,需要用力上捻的Z形织法,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纬线起花的平纹织法。

当东方的蚕丝传到中亚、西亚,粟特人和波斯人在中国经线起花的斜纹织法的基础上,发展了自己独特的纬线起花的斜纹织法。使得丝织物品呈现出色彩鲜艳、厚实、平挺、不掉色的独特品质,体现了高超的制作技术,丝毫不亚于中国本地的丝绸,甚至在不易褪色等方面超过了中国,从而使中亚、西亚生产的丝织品有返销中国的可能。

丝绸来自哪里?

在都兰出土的丝绸中,不仅图案上大量存在着异族风格,而且在织法上也明显带有波斯和中亚粟特艺术的特点。对于地处高原,日照强、温差大的古都兰人来说,来自波斯和粟特的丝绸,似乎比来自中原用传统技法制作的丝绸更受欢迎。

人们惊奇的发现,许多丝绸织都有一种叫做“含绶鸟”的图案,这些丝绸来自哪里呢?

含绶鸟并不是中国本土的产物,它来自中古时期的萨珊波斯王朝和粟特王国,甚至也受到了西方拜占庭文明的影响。图案的相似者来自一个方向,那就是西方。

所有的一切都在向人们显示:都兰出土的丝绸,在产地上存在着东、西两个方向,如果把三点连成一线,就构成了一条由中原经都兰通往西方的路线。这是否就是一条古丝绸之路的干路呢?

莫高窟的往事

阴历四月初八佛祖释迦牟尼诞生日,这一天的莫高窟大佛殿前香烟缭绕、人声鼎沸,每一个人都要在这里燃一炷香,每一个人都在微闭双目心中念念有词,虔诚地俯首叩拜的时候,已经悄然地把自己的心愿说给了佛祖听。

正在消失的壁画

四月初八祭拜佛祖是敦煌人历史悠久的传统,在莫高窟的洞窟中,那些存在了上千年的佛教壁画、塑像,从来都是供人们礼拜而用的。然而,如此之多的朝拜人群只被允许进入大佛殿,而其他所有有壁画的洞窟却对他们关闭了窟门,这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走进莫高窟,你就会发现,眼前看到的壁画完全不是想象中的那般精美,它们破损严重,甚至脱落,有的后面崖体完全露出,壁画已不复存在。这些均被敦煌研究院保护研究所称之为壁画的病害,在莫高窟492个有壁画的洞窟之中,病害比例高达近50%。

这恐怕就是在四月初八禁止朝会人群进入有壁画的洞窟的原因所在,而莫高窟一旦失去了作为其精神象征的壁画,就好比一个人的思想被抽空,生命就会变得苍白而无力。如果是这样的话,未来的敦煌将如何回首往事?

古老的敦煌

自从公元前111年汉武帝在敦煌建郡,敦煌便成为了丝绸之路上东西方交通的门户。十六国时期,中原战乱,西域不稳,而敦煌恰恰成为相对安定的中间地带,一大批文人士大夫以及佛教徒开始在敦煌驻足。

公元366年,一个名叫乐僔的和尚,由东向西云游至敦煌。他在此开凿了第一座石窟,莫高窟由此创建。

应该说,是敦煌奇妙的自然地理现象感动了这位一路风尘的沙门中人:在茫茫戈壁的了无生息中,祁连山的雪水顺党河峡谷深入干渴的大漠,这条生命之链为疲惫不堪的乐僔穿起一串串希望。

鸣沙山漫漫沙障,幻化无穷;三危山立石层层,有如千佛;傍晚时分,一派空灵,夕阳放射出万道金光。乐僔恍惚之中看见了佛祖在他面前显灵,于是他向着西方俯首叩拜,立志在此开窟侍佛。从此,这三危胜境成为了佛门圣地。

自乐僔开窟时间过去1600百年,莫高窟在它最辉煌的时期即唐代,已有“窟室一千余龛” 。说它是佛教圣地,名不虚传。然而,明朝政府关闭嘉峪关后,敦煌地区的居民全部内迁,莫高窟就此在几百年当中无人管理,日渐萧条。

莫高窟的南北之分

敦煌市的早晨热闹非凡,小商小贩纷纷出动,各路游客跃跃欲试,虽然今日的敦煌,不复丝路时代“华容所交一都会”的盛况,但它仍然有着旺盛的生命力,每当春季来临,大客车便一辆接着一辆从各大宾馆出发,把旅游者带上那条通往莫高窟的沙漠公路。

莫高窟南区

莫高窟分南北两个区域,位于鸣沙山东麓断崖之上,总跨度1700米。石窟在崖壁上上下相接、左右比邻、状如蜂巢,最密集处上下多达五层。莫高窟的营建是一个从4-14世纪跨度一千年的漫长过程。

在众多的佛陀故事画里,表现佛一人承受苦难,普度众生,其中舍身饲虎图,描绘佛的前身萨埵那太子,为救活奄奄一息的母虎与虎崽,以身饲虎的情景。在这里佛的大慈大悲,被刻画到了足以震撼人的心灵的地步。

图中的菩萨美轮美奂,一派高贵、典雅、慈爱的尊容,传达出的是一种雍容大度的盛事情怀,丝绸之路上的西域商队,一路艰辛万苦,遇盗脱险、逢凶化吉,保佑他们的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

这些精美绝伦的壁画共计45000平方米,加上2000多身塑像,集中在被称之为礼佛区的南区洞窟之中。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这些壁画和彩塑一直是这里的僧侣、供养人以及民间百姓们精神寄托的对象。

莫高窟北区

与人们所熟悉的莫高窟南区洞窟相对应的北区石窟,则是当年僧侣们坐禅修行、生活起居的场所。

仔细观察这些毫无修饰、四壁皆空、矮小黑暗的北区石窟,你会感觉得出当年僧侣们的生活与南区华丽洞窟中的佛事活动有着截然不同的景象,清静、寂寞成为石窟主人的生活基调。

据说,当年敦煌的百姓出家为僧者,人数众多。他们离开距自己并不遥远的亲人,舍弃人间烟火,遁入空门,坐进小小的石窟,修行一世,苦度一生,或许只为在莫高窟找到一块属于自己的净土吧。

与此同时,在北区石窟中还出土了大量不同民族、不同文字的佛经及社会文书残片,在丝路时代,敦煌莫高窟不仅是一个佛教中心,它同时也是一个世界文化相互交融的场所。

目前,在世界范围内再没有第二个佛教石窟寺遗址,在时间跨度上和信息承载量上能与莫高窟相比拟的。因此莫高窟被今天的人们视为文化宝库,并且有着独一无二的珍贵性。

莫高窟的生命

春雨过后,是永无休止的风沙——严重时能见度只有几米远,风沙的破坏力不言而喻,尤其是莫高窟及其壁画在沙暴的侵蚀下,异常脆弱。早在1940年代常书鸿等人接管莫高窟时,就因为它长期无人管理,洞窟和壁画被风沙掩埋磨损者甚多。

一个平日里是供上香人烧香而用的大缸,此时盛满了雨水,倒影晃动,俨然把莫高窟映成了一幅水彩画,相信游人会觉得这别有一番情趣。春夏之交,敦煌在一天内下了一场超过年平均降水量40毫米的所谓的大雨,这对敦煌人的生活而言再好不过了,对莫高窟就未必是好事了。

看来无论让敦煌人期盼的雨水,还是令人生畏的风沙,对于莫高窟而言,就像无形的杀手,侵蚀着每一幅壁画的生命。

如果把莫高窟的壁画、彩塑铺展开来,可以在沙漠之中布成一个长达二三十公里的大画廊,而这个画廊便承载着莫高窟的生命——即敦煌的文化生命。

2016年和退役特种兵组建的军锋户外俱乐部去西藏,加微信:he216910

相约在路上微信号:xyzls0728

相关推荐